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> 科研咨询
  字号:[]  [我要打印][关闭] 视力保护色:

六盘水市打造“三变”改革升级版的现实挑战与对策研究

李如海

(中共六盘水市委党校 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贵州 六盘水 553040)

要:“三变”改革从六盘水的地方实践探索逐渐上升到国家的战略高度,但从形势和任务上看,也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。打造“三变”改革升级版,需从创新“三变”改革意识,纵深推进三变“改革”领域;强化“三变”改革助推城乡融合的作用;强化经营主体培育;加强新时代职业农民的教育培训;加强政策兑现和分红情况的跟踪监管等方面提出对策建议

关键词: 六盘水市;“三变”改革;挑战;对策

2014年“三变”改革从六盘水发端,到如今“三变”改革已经成为该市的一张城市名片,影响越来越大,“三变”改革已连续三年写入中央一号文件。“三变”改革从六盘水的地方实践探索逐渐上升到国家的战略高度。“三变”改革在实践探索中,推动了集体经营性资产股权量化、“两权”抵押贷款、土地“三权分置”等农村综合改革,并在很多领域都有新的突破,在理论方面也有一些创新的结果。但从形势和任务上看,也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。

1 六盘水市打造“三变”改革升级版面临的现实挑战

1.1 “三变”改革进入纵深发展阶段,内外形势紧逼

第一,“三变”改革进入纵深发展阶段,全面深化“三变”改革形势逼人。首先,农村综合改革前有标兵、后有追兵,外部形势逼人。当前,甘肃、陕西、安徽、重庆等地都在强力推广“三变”改革,推进力度很大[1];其他地方的农村改革也如火如荼,浙江的“坡地经济”、成都市的“小组微生”、武汉市“三乡工程”、贵阳城市“三变”等都很有特色,各地均在探索农村综合改革的新路径。其次,“三变”改革不能全面适应新形势和新任务的需要。从形势任务看,实施乡村振兴战略、建设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,“三变”改革迎来了一个新的机遇。但从现实环境看,当前农村改革面临一个新的挑战:越往后改革的“深水区”越难趟,改革的利益藩篱越难突破,改革的风险逐渐显现。

第二,“三变”改革进入纵深发展阶段,内部增速放缓、“边际效应”逐渐递减。首先,“三资”(资源、资产、资金)入股总量保持逐年增加,但增幅逐年递减。由于“三变”改革推行初期,“三资”入股是一片空白,前两年量很大,但在建立起一个基数后,可变的、能变的增幅就很小。整合投入的领域较单一,主要围绕农业产业和旅游项目较多,“三资”整合没有新的投向刺激投入,增速放缓。其次,产业的“边际效应”逐渐递减。“三变”改革推动了农业产业特色化、规模化、市场化发展,在产业规模壮大、产业链条完善的同时,边际效应却在逐渐递减。在“三变”改革前期,产业布得非常快,所有工作都开展轰轰烈烈,但后续跟踪管护的热情有所减弱,推动产业覆盖到户、效益到户的力度不大,产销对接措施还不多,产业的经济效益还不明显[1]

1.2“三变”改革在城乡融合、城市“三变”方面进展不明显

目前,“三变”改革的主战场还是农村。“三变”改革带产业、带就业、带发展都还以农村为主,覆盖群众主要是农村人口,壮大村集体积累主要是农村区域,产业以农业、乡村旅游业较多,城市现代化服务业还很少。农民在“三变”中除了获得稳定的收入以外,更直接的是享受到产业项目带动的园区路网、水利工程等基础设施便利,乡村人居环境的改善和生活质量的提升。但从发挥作用来看,目前还存在城乡不平衡、县区不平衡的问题,在撬动更多城市资源入股,带动城市低收入人群参与,让更多农村人口到城市享有产业、有股份、有收入等方面还有很大的突破空间。

1.3承接“三变”改革的经营主体良莠不齐

六盘水市承接“三变”改革经营主体主要有政府性平台公司、民营企业、合作社、家庭农场。各类经营主体参与“三变”改革的落实力和预期效应较好,农户的认同感普遍较高。但经营主体良莠不齐、盈利能力弱的基本现状没有根本改变,不同程度地存在人才瓶颈、融资贵融资难、财务乱监管难、投资大收益慢分红少等问题。

1.4“三变”改革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有差距

“三变”改革加快了农民的组织化程度。农民通过务工、创业就业,提升了技能,增加了收入,转变了角色,成为了股份农民或产业工人。但是,“三变”改革虽然带动了农民发展,转变了他们的生产方式、组织形式、习俗观念,但离“爱农业、懂技术、善经营”的新型职业农民目标还有很大差距,尚未从根本上解决和提升农民的知识文化水平、科学种养技能、管理经营能力、市场竞争意识等问题[1]

1.5存在“三变”改革政策不兑现、分红不到位的风险

经过四年多的实践,“三变”改革的效益已初步显现,特别是在带动农户增收、加快脱贫攻坚进程方面成效很大。参与“三变”改革的经营主体,对农户的保底分红和务工收入全部按时足额兑现。但是,也存在一些突出的风险:该市以前特色农业奖补政策兑现不到位;收益分红兑现不理想:农民在“三变”改革中获得的收入应该以股权收益分红为主,保底分红和劳务收入为辅。但现阶段还是以保底分红和务工收入为主,前几年布下去的产业已经陆续见效,但是兑现给农户是收益分红还很少,未达到预期效果。利益联结机制不合理。一些地方没有根据项目和当地实际情况具体研究,简单地以总数代替户数,平均主义,一股了之,看似实现了全覆盖,实际到户的分红极少。

2. 打造“三变”改革升级版的对策研究

2.1创新“三变”改革意识,纵深推进三变“改革”领域

坚持“三变+”的理念,鼓励各地先行先试,在农村土地、宅基地和扶贫资金3个“三权分置”、农村集体经营性资产股权量化[2]、财政扶贫资金量化、有效防范各类风险、利益联结更加紧密等方面大胆突破。推动“三资”单个盘活向集成入股转变。积极推进要素性资源集成入股,把山水林田湖草、农户自有资产、民族民间文化等资源要素系统入股到一家经营主体,打造“田园综合体”“农商综合体”“文创综合体”。积极推进季节性资源弹性入股,把“候鸟式”人才和其他季节性资源充分调动入股进来。积极推进闲置性资源就地入股,结合农房改造,易扶搬迁等工作,在“三块地”盘活、老房拆旧复垦等方面寻求新的切入点,打造“三变”民俗等旅游项目。

2.2强化“三变”改革助推城乡融合的作用

重点抓好“三个对接”:抓产销对接,通过“三变”机制建立农超、农社、农校、农企对接等直供直销关系,强化城市销售企业和农村生产合作社的产销合作,畅通农产品进城渠道。探索组建城市服务共享合作社,让农民参与到城市服务业中,实现有股份、有产业、有就业、有收入。抓服务对接,推动城市优质的教育、文化、医疗资源向农村覆盖倾斜。比如在“医共体”建设、在城市文化团体或文化机构入股旅游景区景点等方面来探索;在城市“三变”上攻坚突破,探索建立“企业+城市合作社+城市低收入群体”等城市“三变”模式。

2.3强化经营主体培育

加强对重点企业和领军人物的关心扶持,在融资等方面创造良好的环境,在产业选择、产销对接等方面为经营主体提供更多班助和指导。把在农民专业合作社上建立党组织作为一个突破重点,加强对参与“三变”改革的合作社进行规范指导,及时清理空壳社、僵尸社。坚持每年评选表扬一批引领型、示范型、潜力型“三变”经营主体和优秀企业家,坚持每年选定一定样本进行跟踪评估,及时掌握各类经营主体参与“三变”改革的质量和效益。

2.4 加强新时代职业农民的教育培训

开展部门联动配合,加强对新型职业农民的挖掘和培育,让更多股份农民、产业工人综合素质得到全面提升。以农民专业合作社为重点,对各类经营主体的财务规范等进行培训。探索推进党建联盟、村社联盟、社民联合的乡村治理“三联”机制,拓展“公司+合作社+农户”等模式,推行“职业经理人+销售经纪人+种养能人”的人力资本合作机制,培育更多农村致富能人。

2.5加强政策兑现和分红情况的跟踪监管

尽快兑现政府相关的奖补政策。坚持“保底收益+务工收益+分红收益”的利益联结机制,把股权收益分红是否兑现、利益联结机制合不合理作为督查监管的重中之重,保障农财产性收入稳定增加。加强法纪基督:发挥“三变”巡回法庭、“三变”监察室和“三变”信访接待室作用,强化律师、公证员法律服务团队的指导服务;强化扶贫民生监督,探索实践村务监督和村级扶贫民生监督相融合。

参考文献:

 [1]市委“三变”办.全市“三变”改革工作现状及建议(内部资料)[Z].六盘水市委“三变”办公室,2019:3-13.

 [2]瞿长福.把农村集体资产量化到人[N].经济日报,2016-08-26(09).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